返回简爱篇 刚做完在整理衣服  天价弃妻,总裁别太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哑着嗓子对白竞尧吼道:“不要你管!”)

    白竞尧力道放柔了,小丫头力道不是很大,却轻松把白竞尧的手挥开。

    吸了吸鼻子,白紫萱红着眼眶一脸狼狈的看着白竞尧倔强的吼道:“是你说我十八岁了,已经成年了,该学会独立了,该有自己的生活圈,不应该事事都依赖着你。我听你的话了,我不再烦你,不再一有事就给你打电话。我自己找朋友玩,你又跑来管我做什么?”

    ……

    “我已经十八了,我能为我自己的人生负责了,我做什么事情都和你没关系!”

    白紫萱吸了吸鼻子,哽咽的说着……

    “我知道你嫌弃我拖累了你,影响了你。以前我还小,你没办法丢下我不管,现在我已经十八岁了,你迫不及待的把我这个负担丢掉!丢下我的又不只有你一个人,我已经习惯被别人丢掉了,既然丢掉我,就不要再对我好,不要再管我!你为什么要管我,为什么要一副很关心我的样子,要是关心我,你为什么要丢下我……小白,你为什么要丢下我!呜呜……”

    ……

    白紫萱还是哭了,身体靠在墙壁慢慢滑下,抱着自己大哭。

    哭着哭着,可怜兮兮的伸出手拉住他的裤腿,借力身体慢慢的往他身边移,靠在他的腿上,像是被丢弃的小可怜一样。

    “我只有你……”

    白竞尧站在那里,看着算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小丫头,无声叹息。

    ……

    “听话,先洗个澡,把这身碍眼的衣服换了,我给你做芒果布丁。”

    已经懒得再纠正她的称呼了,白叔叔和小白这两个称呼,从小到大不知道纠正了多少次,可是她却依然故我的叫着小白。偶尔想要什么他没表态的时候,倒是会见风使舵的挽着他的手臂,一个劲的叫着白叔叔,白叔叔……

    叫的那叫一个腻歪……

    ……

    最终还是忍不住揉揉小丫头的发顶,如同八岁开始一样,像个父亲一样疼爱自己的孩子。

    他们相差十二岁,在他的心底,小紫就是他的女儿,他也就像一个父亲疼爱女儿一样疼爱着她。眼看着自己的女儿一天天长大,还是像小时候一样的毫无顾忌的随时往他怀里扑。

    毕竟他是个三十岁的成熟男人,就算对小紫没有想法,但是眼见她发育一天比一天好。她还一点心眼都没有的往他怀里扑,那团高耸就那样毫无防备的蹭在他的胸`口……

    白竞尧想想就头疼,这丫头,真是让他头疼……

    不知不觉间,小丫头已经长这么大了。

    “好。”

    一听芒果布丁,哭的一脸眼泪鼻涕的白紫萱突然抬起头,本来挺好看的一丫头,没卸干净的脸挂上了眼泪鼻涕还真让人不忍直视……

    视线从她的脸上移开,更多是因为她蹲在那里,本来就短的短裙里面的内`裤已经露出来,这内`裤还是她缠着他陪着她去买的。

    他对这小丫头就是太放纵了,有时候疼她疼的太理所当然了。因为只把她当作女儿,所以做什么事情也都没多想。一疼就疼了十年,疼成了一种习惯。但是,他前些日子突然发现,他养大的女儿,真的已经成大姑娘了,而且,还是个发育太好的大姑娘……

    虽然说是父女,但毕竟不是亲生父女。

    ……

    见父女两个人总算是好了,见自己乖巧的小姐又笑了,站在一边偷瞄的刘妈总算是放了心。

    白紫萱在白竞尧进厨房去给自己做布丁后,起身准备进浴室放水洗澡。余光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自己把自己吓了一跳。

    “哇呜……啊……”

    身体往后一跳,崴了的脚疼的小丫头立刻哇了一声,刚进厨房的白竞尧听到小丫头的痛呼声,立刻又厨房里走出来,手中刚拿着一个新鲜芒果……

    “怎么了?”

    “小白,刚刚脚崴了,疼!”

    白紫萱噘嘴,如果是平时,做这样的表情一定是很可爱,但是现在顶着一张不忍直视的小脸,加上现在因疼痛而扭曲着,这画面更是美的让白竞尧不忍直视……

    ****

    白竞尧把她轻松的抱到沙发上坐下,拿过毯子裹在白紫萱的身上。白竞尧坐在一边,丢掉那十厘米的高根鞋,看着白紫萱有些红的脚踝。好看的眉峰皱着,伸手按了按……

    “让你再去那种地方跳舞!”

    “嘶……小白,疼!”

    白紫萱鼓着小脸,小手抓在白竞尧的肩膀上……

    “白叔叔,疼!”

    见白竞尧还在按,白紫萱聪明的改口,白叔叔几乎成了她的法宝,有什么搞不定的一句白叔叔,一定可以搞得定。

    果然,白竞尧大手松了力道,其实只是按一按有没有伤到胫骨,还好没有。只是崴了一下,有点红。

    他一收力道,白紫萱双手捧着小脸看着白竞尧好看的侧脸,一边说一边指着自己手腕处控诉:“是你刚刚拖我下车崴的,你看,你看,手腕都被你捏红了!”

    “……”

    “你不穿成这样去酒吧跳钢管舞,我会那么生气!”

    ……

    “你不丢下我这么长时间不管,我会去酒吧吗?”

    ……

    “除了会顶嘴还会什么?”

    ……

    “撒娇卖萌,喵~喵……”

    白紫萱说着还学着猫叫了一下,鬼灵精怪的样子让白竞尧再大的气也散了。

    “……”

    刘妈在一边看着白紫萱,也忍不住勾着唇角,一脸*溺。这样的小丫头,谁不疼啊!

    ****

    半小时后,白紫萱终于恢复了正常。

    十八岁正是朝气蓬勃的样子,穿着可爱的兔子家居服,帽子后面的兔子耳朵煞是可爱。长发

简爱篇 刚做完在整理衣服(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