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续篇:不生  天价弃妻,总裁别太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都柏林

    因阳阳和他们睡在一起,加上飞了很久,贺以琛总算是没有在晚上蹭过来。叶予溪睡到自然醒,窗外阳光洒了一室,睁开双眼看到灿烂的阳光,心情很好。

    “妈妈,你醒了,快去洗脸!”

    听到卧室里有声响,阳阳探头进来。穿着他最喜欢的白色小礼服,系着小领结,走到牀边,拉着叶予溪往盥洗处推。十分钟后,叶予溪走出来,准备换衣服的时候,看到卧室的牀上放着一个精致的礼盒,阳阳和贺以琛穿着同样白色礼服站在那里看着她。

    “妈妈,你快换上,我和爸爸在外面等你,快点哦!”

    阳阳一面催促着叶予溪,一面拉着贺以琛往外走去等。

    ****

    “今天是什么日子?”

    叶予溪换上礼服后走出卧室,看到沐莹和任牧禹也同样穿着礼服和贺以琛他们坐在一起。

    “爸爸,妈妈换好了,我们出发。”

    阳阳是最兴奋的那一个,不仅仅是第一次出国旅游,更是今天的美好日子。

    “两个男人在保密呢,别管了,总不会把我们卖了!”

    沐莹拉着叶予溪的手,她也是一头雾水的被任牧禹拉着进卧室换上这件礼服。

    “妈妈,木木,出发喽!”

    阳阳挤进了两个人中间,一手拉一个,往外走。两个男人跟在后面,车已经等在外面。

    ****

    上车后,叶予溪和沐莹问了两人去哪里,两个男人坐在一起,异口同声说着:“到了就知道了!”

    两人见两个男人一副保密到底的模样,索性不问了。也是三个多月没见了,凑在一起,加上小阳阳,欢声笑语。

    一个多小时后,车停在都柏林政aa府机关。

    车门拉开,叶予溪和沐莹下车时,手就被贺以琛和任牧禹分别握住。贺以琛一手抱着阳阳,一手牵着叶予溪往里走。

    任牧禹牵着沐莹,随后……

    五个人,五张东方面孔,以及吸引眼球的方式走进大厅。

    叶予溪和沐莹两个人进了大厅,最醒目的就是led屏上的红字。本处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不办理离婚手续……

    他们不是已经结婚了吗?来这里做什么?

    叶予溪和沐莹两人心中同样的疑惑,还未来及问,就被两个男人牵着往里走。

    当两人被贺以琛和任牧禹牵到办理处,人并不多……

    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两人站在触屏前方。贺以琛把阳阳放下,拉着叶予溪站在触屏前方。上面显示着选择年限,从一年到一百年不等。

    叶予溪好奇了,从未听过婚姻还有年限的,还可以自己选择,叶予溪暂时也忘记了他们两个人早就结婚了这件事情,又怎么能来这里再登记结婚。

    伸手准备按一下一年看看,手被贺以琛抓住,直接往一百年上按。

    “这辈子,你只能是我贺以琛的!”

    贺以琛握着叶予溪的手,在按下一百年的时候,一张粉红色的证书也出现在两个人的眼前。

    任牧禹和沐莹同样的操作了一次……

    “我不知道我的左手对右手、右腿对左腿、左眼对右眼、右脑对左脑究竟应该享有怎样的权利,究竟应该承担怎样的义务。其实它们本就是一个整体,因彼此的存在而存在,因彼此的快乐而快乐。最后,让这张粉红色的小纸带去我对你们百年婚姻的美好祝愿!祝你们幸福!

    都柏林首席法官吉米·里莫。”

    当粉红色的纸证书拿在手中,贺以琛捧着叶予溪的脸,任牧禹捧着沐莹的脸,低头吻上去。阳阳站在一边,笑的咯咯的,在看着四个人在亲亲的时候,捂着眼睛,笑着说:“羞羞!”

    当时,叶予溪和沐莹并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意思。直到他们从教堂回到酒店,叶予溪和沐莹才明白,贺以琛和任牧禹带她们去签了一张一百年不离婚的契约。

    许下百年婚姻……

    在这个不允许离婚的国度,许下了一百年的婚姻,就是一百年的不离不弃。

    ****

    一年后

    沐莹怀孕后,就回到h市,和任牧禹住在别墅区的离叶予溪他们住的最近的一栋里。唐宛如在贺以琛和叶予溪从爱尔兰回来后,就搬出去,住进了庙里,吃斋念佛,祈祷儿女和孙子们都能够平平安安……

    她想为自己曾经的自私赎罪……

    没奢望得到女儿和牧禹的原谅,却想自己能为他们做点什么。

    医院

    沐莹从产房推进了病房里,叶予溪陪着唐宛如看刚出生的婴儿。

    “唐阿姨,看到了吗?最中间那个,就是木木刚生的女儿,好可爱啊。”

    沐莹因为之前流产的关系,怀孩子一直小心翼翼的,有几次都有要小产的迹象。还好最后把女儿健康的生出来了,想到今天出门来医院看沐莹的时候,贺以琛那一百二十四个不甘愿的模样。

    怎么别人都生女儿,就他一个人生的都是儿子。

    杰森自从被贺以琛穿过小鞋后,没敢再在贺以琛面前得瑟。人在屋檐下,真是不得不低头啊。不小心就真被派出去开荒,想着自己越来越可爱的女儿,平时上班离开八·九个小时都会想的心痒痒的,中午两个小时也得开车回去,陪女儿一个小时,典型的老婆和女儿奴。

    “嗯,真漂亮!很像莹儿小时候。”

    唐宛如目光温柔的隔着玻璃看着躺在里面的小婴儿,有些决定,无法重新选择,如果一开始她不把贺以琛当成一个孩子,而去相信自己儿子已经可以处理好所有的事情,她也不会牺牲了木木和她腹中的孩子,不会让牧禹在监狱经历那些,也不会让两个孩子在生死边缘挣扎,都是她的错……

    “妈,不上去看看木木吗?”

    “他们不会想看到我的,帮我好好照顾她!”

    唐宛如轻轻的摇头,只是把目光再次转向里面的婴儿。叶予溪看着唐宛如,一年的时间,唐宛如整个人更静了。之前她要去庙里住,她和贺以琛都不同意,可是唐宛如去意已决,他们不得不让她去住。

    之后,也想接唐宛如回来,可是唐宛如说她很喜欢现在的生活。看着唐宛如住在庙里,气色的确很好,便没再勉强她。

    “好。妈,我相信不用多久,木木和牧禹会放下的。”

    当养育了孩子后,都会能够明白,一个做母亲的心情。就如同当时她在阳阳病危的时候,怕阳阳有个意外,而不得不得前剖腹的时候一样。

    唐宛如在某方面上,是把自己钻进了死胡同里,因此而让木木走了一段太痛的道路。木木会怨会恨,是情理之中,但时间一定会让善良的木木体会到,当初唐宛如的心情……

    “只要他们过的幸福就好。”

    ****

    两天后

    病房

    “木木。”

    “嗯?”

    沐莹的宝宝已经抱出来,包在襁褓里睡在沐莹的身边,长长的睫毛在小脸上投下浅浅的阴影,纷嫩可爱的让人移不开目光。沐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宝宝的小脸上,从得知怀孕的欣喜,再到害怕宝宝会小产,小心翼翼的熬到宝宝健康出生。

    这是她和牧禹的孩子,生命的延续。沐莹一直觉得,自己再怀孕,那个意外被拿掉的宝宝会再次回到她的肚子里,让她有机会弥补。抱回身边后,沐莹的目光就舍不得离开宝宝的小脸,与自己想象中的一样,这样可爱。看着孩子,总觉得,这就是那个和自己无缘的孩子。

    在她的小脸上,隐约看得到自己和牧禹的影子,这种生命的延续,让沐莹心柔软。

    闻言,目光从宝宝的小脸上移开看向坐在一边的叶予溪。

    “妈等会过来看宝宝……”

    叶予溪试探的问着……

    沐莹的目光又转回宝宝的身上,半晌没有接话。

    见沐莹不接话,叶予溪在心底叹息。不是当事人,永远无法真切的体会,当时的疼痛。所以,即使叶予溪希望沐莹能够原谅唐宛如,但是,内心的坎,还是要自己跨过,放下。

    “她什么时候来?”

    在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沐莹没抬头,就这样低声的问着。

    “阿琛去接了,快到了!”续篇:不生(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