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续篇:四个月  天价弃妻,总裁别太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个澡,洗的如同之前每天一样的艰难……

    贺以琛分不清湿透的全身究竟是水还是自己的汗水……

    自己心爱的女人光光的站在自己面前,自己的手能抚过每个地方,可是却不能做什么。

    等帮叶予溪洗好后,贺以琛关了水小心翼翼的擦干,并帮她抹好护肤品。叶予溪现在虽然还是会害羞,但是已经慢慢适应。第一次,他帮自己洗澡,涂抹护肤品的时候,睁着双眼可以看到他的俊脸就在眼前,口干舌燥的。闭上双眼,更是清楚的感觉到他的每一个动作。明明不带任何情s的的行径,却还是让她乱了呼吸……

    对贺以琛说是折磨,对叶予溪来说一样也是折磨。

    终于好了,抱着叶予溪回到卧室,穿上睡衣,再拉好被子。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亲,自己再返回浴室里洗澡。

    叶予溪躺在牀上,现在肚子很大,没办法自己弯腰,所以,这些都让贺以琛给揽上了身。一开始,她说自己可以,却敌不过贺以琛的坚持,他霸道的性格,在某些方面,毫不妥协。她坚持,他比她更坚持。最后,还是她完败。

    刚刚贺以琛帮自己穿好睡衣,拉好被子转身时,叶予溪清楚的看到贺以琛穿着的裤子,上面高高顶起的帐篷。自从他接手了帮她洗澡,抹护肤品后,每天帮自己好了之后,便是撑一个大帐篷进浴室。

    雾气氤氲的浴室,很快雾气就散去,冰冷的水冲在身上,洗了好一会儿这才浇熄身上的火焰,看着慢慢平静下来的小兄弟,贺以琛这才关了水,擦干身上的水滴,换上睡衣走出去。

    叶予溪躺在牀上,看着穿着睡衣走出来的贺以琛。每晚都是先帮她洗澡,洗完,他再洗澡。每晚他从浴室里出来,都不会立刻来牀上,而是会在卧室里收拾一下。过一会儿,再到牀边,掀开被子躺进来。

    叶予溪知道,贺以琛是因为洗了冷水澡身体是冰冷的,不想让自己一身寒气的进被窝,让她冷着。

    ****

    肚子太大,贺以琛每晚都是从背后圈着叶予溪,让她的头枕在他的臂弯里,另只手从她的腰圈过去,抚着她过大的腹部。

    叶予溪贴在贺以琛怀里,如同之前每晚一样,没贴一会儿就能感觉到身后男人身上越来越热。接着,紧·贴的身体,就能明显感觉到贺以琛身体的变化。

    就算他每天洗澡后洗一个冷水澡,可是一上牀抱着她,他很快就会又有反应。贺以琛对这方面本来需求就大,从知道自己怀孕后,已经三个多月没有碰自己了。一开始,前三个月,因为自己怀的是三胞胎,更要小心翼翼。叶予溪就算知道他难受,也不敢有其他的想法。

    之前,用手帮他过两次。可是,她现在怀着三个孩子身体很容易疲惫。他每次都很难好,所以,两次后,他也不舍得再让她帮他。

    她不忍心他总是抱着自己难受,就提出,让他暂时和她分房睡,毕竟不抱在一起要好许多……

    但是,贺以琛在这方面又是很坚持……

    于是,两个人熬过了前三个月……

    因为三个月肚子已经很大了,叶予溪自己其实也害怕孩子会有事情。所以,就算感觉到他难受,自己也没主动的提过。这样,一直到现在。

    四个月已经过了,叶予溪今天做了检查,孩子很健康。在送医生走的时候,叶予溪想着贺以琛每晚难受的模样,也是打心坎里心疼。所以,厚着脸皮,问了医生。

    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可不可能有夫妻生活……

    医生说,她的状况非常好。所以,只要轻点,温柔一点,就不会有问题。然后,还体贴的叮咛,可以用什么姿势,这样女性比较不会感觉到不舒服……

    说完后,医生就离开了。但是离开前的那一眼,看的叶予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女医生一副过来人的眼神,仿佛她问是因为她自己想要的不行,所以,才会忍不住问医生。从来都是男人比较关注这个问题,极少会有女人会主动的问及……

    叶予溪只能硬着头皮当没看到医生的目光,转身走进来。但脸上的热潮,久久才散去……

    ****

    “阿琛……”

    叶予溪没有睡着,想着医生的话,其实已经可以了,他不用忍的那样辛苦……

    “嗯?”

    贺以琛贴着叶予溪,身体早就已经滚烫。听到叶予溪突然开口,回应的时候,声音哑的厉害。每晚,叶予溪睡着后,他一般都还要再洗个冷水澡,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模式。每晚抱着媳妇,总是情难自禁。情难自禁,又不能做什么,只能在甜蜜的折磨里一晚一晚的度过。晚安,我的爱

    “今天我有问过医生……她说,只要温柔一点,可以的……”

    叶予溪主动说起,还是有些羞涩。吐字,很轻。音落,明显感觉到贺以琛的身体更绷了,某个地方也是存在感更强了。

    贺以琛扣在叶予溪腹部的手,稍微紧了一些。脸贴在她的颈侧,眼神充满了暖意。

    “不用!”

    贺以琛安抚的摸摸叶予溪的腹部,现在,孩子是最重要的。虽然,抱着叶予溪睡觉的确有些痛苦。而且这样的日子,最少还要熬几个月,但是,想到再过四个多月,就能见到三个漂亮的小宝贝,儿子也会健健康康的,再辛苦也不觉得辛苦……

    卧室里又静了下来……

    只剩下贺以琛略粗·重的喘·息声……

    过了一会儿,叶予溪感觉着贺以琛的状况一点也没有好转。

    只能自己伸手拉住他圈在自己腹部的手往上移,只是穿着睡衣,把贺以琛的手往上拉的时候,就可以直接碰触到。贺以琛的手几乎是碰到的瞬间条件反射的收紧……

    但也只是收紧了两下,又松开。气息,更粗了。可是,却没有近一步的行动。

    “睡吧,真的不需要!我没事!”

    贺以琛感觉得到叶予溪是不忍自己忍的辛苦,在她耳边亲了亲。手又恋恋不舍的回到叶予溪的腹部,这摸着摸着就容易走火……现在已经够难克制的,可不能真的克制不住。

    他也在这段时间看过很多育婴方面的书,自己想把叶予溪照顾的很好。所以,自然知道,夫妻生活只要避开了前三后三,中间还是有几个月可以正常过夫妻生活的。只要比平时,温柔一些,不要过度就可以。

    但是……

    他不能允许有一点点意外出现,如果因为他自己而让小溪和腹中的孩子有什么意外……

    “真的吗?”

    “嗯!”

    叶予溪已经做到这一步了,贺以琛还是没有进一步。叶予溪总不能把自己裤子脱·了,然后往他身上坐吧……

    闭上双眼,叶予溪只能自己先睡。

    ****

    就在叶予溪快进入梦香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贺以琛的声音……

    “老婆,是不是你想·要了?”

    一句话,让叶予溪从半睡半醒中,立刻醒来。

    “不是!”

    叶予溪脸红透了,今天不仅仅医生已经误会她是个饥·渴的女人了,现在贺以琛都这样误会。她,只是心疼他而已,哪有自己想要!

    “别害羞!”

    贺以琛手已经开始行动了,越想越觉得是这回事。书上也说过,怀孕的女子,对这方面也是越发的渴望。叶予溪脸彻底红了。手拉着他的手,低嚷着:“我没有!我是担心你忍着难受,哪有自己想要!”

    叶予溪怎么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想要,虽然自己的确有一点……

    但是……

    她是真的因为不忍心贺以琛才会提的啊……

    贺以琛听着叶予溪的低嚷,一手撑在她的身侧,然后低头,亲·吻着她红透的脸颊。滚烫的热度,鬓角更是渗出细细的汗珠。唇贴过去,大手轻抚着她脸上的发丝,温柔的亲吻着她。

    “我真的没有!你别闹了!”

    叶予溪推着贺以琛,不让他动………

    “呵!”

    贺以琛轻笑着,却依然亲吻着她。叶予溪抗拒不了他的亲吻,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亲吻了。因为贺以琛原本抱着她都有些克制不住,更别说是亲吻了。所以,每天都是浅浅的晚安吻,早安吻。都不会这样深的亲吻着彼此,叶予溪不由的开始哼着。不知不觉间,已经被贺以琛带出感觉……

    ****

    轻·喘着,叶予溪软绵绵的躺在那里,看着贺以琛正温柔的用热毛巾帮自己擦着身上的汗水,害怕会让她着凉。闭着双眼,无法去想刚刚发生的一切。想着贺以琛刚刚做的,叶予溪咬着唇瓣,脸上的热度怎么也无法褪去。直到,贺以琛又进了浴室,叶予溪这

续篇:四个月(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