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15章:一起下地狱(月票加更)  天价弃妻,总裁别太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为方便您的下次阅读,请记住或收藏本站网址:(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沐莹双眼睁大盯着医生,脑中不停的回荡着那句‘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这句话,她听过很多遍了,每次听到都觉得心里难受,看到家属相拥痛哭,都不知道怎样安慰,只是为他们难过。但是,她不知道医生说尽力的对象是自己最重要的人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四肢五骸,随着血液的流淌每个汗毛孔都感觉着痛。

    世界一瞬间全都崩塌,压的沐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看着眼前的医生,想要撕吼,大骂,更想要大哭。可是,原来在最绝望的时候,是哭不出来的,吼不出来的。

    她的世界,彻底崩塌了。近乎逃避的闭上双眼,身体一软倒进了身后叶予溪的怀里。

    “木木!”

    “莹儿!”

    ****

    沐莹只是太崩溃而晕眩,在准备把她送去病房休息的时候,沐莹突然眼开双眼。

    “木木”

    “莹儿”

    叶予溪和唐宛如紧张的叫着,想把她先送去休息。沐莹睁开双眼后过了几秒,眼睛才慢慢的转动。

    叶予溪和唐宛如都想过,沐莹在知道任牧禹一定会接受不了,会大哭。可是,沐莹却是一反常态,不仅没有大哭,甚至连一滴泪都没有了。

    “木木!”

    叶予溪很担心,木木太反常了。反常的,太不正常。

    “莹儿!”

    唐宛如也是担心的看着沐莹

    慢慢的撑起自己的身体,沐莹站了起来。看着面前的医生,轻声说道:“我能现在单独见见他吗?只要一会儿!”

    双眼看着他,可却又那样空洞。湿透的羽睫,虽然没有哭,可是眼神哀伤的却让人心像是被压上了千斤石一般,沉重的让人说不出拒绝的来,只能点点头。医生见惯了太多这样的场景,说过太多次这样的对白,可是却从未看过这样的眼神,让人无法多看一眼的眼神。

    人,都离开了急救室,沐莹走进去的时候,门在身后慢慢的合上。

    一步,一步,每一步都走的那样艰难,沐莹一步步拉近距离靠近躺在那里的任牧禹。她从醒来后,就一直想要见任牧禹,每分每秒都在想。可是,如果她知道是这样方式的见面,她真的宁愿不见。绝不嫁有两个丁丁的男人

    只要他能活着,一生不见也可以,只要他能活着。

    沐莹一直强忍着的眼泪在看到躺在急救台上的任牧禹时,狂涌而出。他脸上的伤瘀青都还未消,脸上的纱布被揭开,长长的一道伤口从眼角划到脸颊。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看到的是被人打成这样的任牧禹。

    她在骗她,叶予溪在骗她。她是医生,自然知道这不是新伤,看到这些伤,沐莹明白了任牧禹为什么不见自己,他是怕自己心疼他,怕自己难过,才会说出那样的谎言骗她,都只是不想她伤心而已。叶予溪一定看到了任牧禹现在的模样,看到他被打的这样惨。她不仅仅没有帮她照顾任牧禹,还让他在监狱里受到这样的折磨。她竟然还瞒着自己,不让自己知道任牧禹被打成这样,如果不是牧禹现在躺在这里,她永远都不会知道,叶予溪没有做到她说的

    手,哆嗦的掀开任牧禹身上盖着的白布,赤·裸的胸口,上面的伤青一块紫一块,看的沐莹哭倒在任牧禹的身上

    沐莹用力的咬住唇瓣,心中仅存的那点理智,也在看到任牧禹浑身的伤这一刻,全部被掩埋。

    她究竟在保护什么?

    又究竟在信任什么?

    最后,她忍下一切伤害,想换的是一条出路,和任牧禹的出路,最后她换来的不过是任牧禹的死。她和任牧禹一直处在被伤害的一方,她却为了对她们的感情,而默默的隐忍。看着任牧禹被伤成这样,沐莹趴在他的身上,哭着笑了

    “牧禹,你说我是不是很傻?我究竟在保全什么?到了最后,只换来了你永远离开我,丢下我一个人!”

    “牧禹,你说我究竟在做什么?没有了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生命还有什么意义。”

    一个一直在她和哥哥两人之间,一直在舍弃她的母亲,一个让她连叫一声妈都不愿意的母亲,她宁愿没有这样的母亲。她把叶予溪当成了好朋友,可是她对自己又做了什么?她答应自己会照顾任牧禹,不会让他受一点点苦,这就是她的承诺,这就是她做的!没有了任牧禹,她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她的手,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拿手术刀,她最在乎的没有了,她曾经拥有的也都失去了

    没有了任牧禹,她一无所有

    有一个词,叫生无可恋。

    “牧禹,没有

第215章:一起下地狱(月票加更)(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