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01章 :  天价弃妻,总裁别太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卧室

    “哈哈。”

    叶予溪知道此时笑会惹恼贺以琛,但看着他那张写满了憋的俊脸,以及他手中刚拆开的t,画面感太强,还是忍不住笑出声。刚刚在放映间里,坏的开端注定了看电影看的不安生。虽然,她火速的换掉了影片,可是,电影还没看到半个小时,叶予溪就被贺以琛大手时不时揉弄几下,揉的浑身发热。

    最后毫无悬念的两个人就从放映间,转到了卧室。

    衣服都脱了,一切准备就绪了,她的姨妈也在这个时候,驾到了。

    刚刚被他深吻着,他的长指在*她的时候,感觉到一股热流涌出来,开始还以为是自己身体的情动。可是,当一切准备就绪,贺以琛一手摸过来t,刚准备拆的时候,他和她都看到了他刚从她身体里拿出来的手指上那抹艳红……

    “s.h.i.t。”

    饶是风云变色还能面不改色的贺以琛在面对这种情形时,还是忍不住飙了脏话。就是因为他的这句脏话,让叶予溪笑出了声。

    贺以琛泄愤的扔掉了手中的t,头埋进她的颈间喘着粗气。热乎乎的气息喷在她的颈侧,身体还在热着,麻着,被他热乎乎的气给撩的身体也难受。

    ****

    叶予溪去了楼下给自己买好了,处理好后,回到楼上。贺以琛还躺在牀上,毯子只是盖过腰,他靠在那里抽烟,脸上的郁闷到现在还没有消散,站在卧室门口看着他绷着的俊脸。

    叶予溪敢打赌,贺以琛现在一定是在懊恼刚刚在沙发上,为什么要只做一次就放她去做饭。应该饿着肚子做的尽兴了,没力气做饭,叫外卖解决肚子饿的问题。总比现在,肚子是饱了,可是身体饿了,又没有外卖可吃。

    听到声响,贺以琛转过视线看着叶予溪,那眼神看的叶予溪忍不住又笑出声。

    欲.求.不.满,眼底都是幽怨。

    走过去,靠近的时候才发现薄薄的毯子,盖住的某一处把毯子撑出一个小帐篷。

    “去洗个澡,舒服一些。”

    看着他难受,叶予溪敛去笑。她刚刚半路喊停的确有些难受,但是出去买个东西回来便好了。但是贺以琛,对这方面本来就热衷,临到城门下发现攻不了城门,半天欲.望都没压下去,或是说,他没想过要自己压下去。

    “不想。”

    贺以琛在叶予溪伸手扯他起来的时候,手上用力一拉,叶予溪被扯到他裸.露的胸口趴着。唇瓣软软的贴在上面,贺以琛的肌肉绷的更紧了,叶予溪也明显感觉到帐篷撑的更高了。

    他扣着她的腰不放,叶予溪碰了碰他。他不说话,还是搂着她。

    “你别抱着我了,我去书房看会书,你,冷静冷静。”

    叶予溪说着想从贺以琛的怀里爬起来,本来他就已经够难受的了,她还和他靠的这样近,这不是更加难受吗?只是,叶予溪的提议并未被贺以琛接纳,他的手臂依然牢牢的扣着她的腰。两人的视线交汇在一起,她看着他眼底的黑亮,无声的透露着讯息。

    叶予溪抿唇沉默了几秒,在他的视线逼迫下,心底叹息。

    “我帮你?”

    明知是陷阱,他故意的用他自身的魅力在让她跳进他设的陷阱里,可是,看着他憋的难受的脸,她还是心甘情愿的跳进了这个陷阱里。

    “好。”

    应的太快,明显真的是在等待叶予溪跳进来。像是怕叶予溪会反悔一样,在她开口的时候,贺以琛已经直接扣住她的手,往他难受的某地方一按。用手当然没做舒服,不能做,还有她在身边。相较洗澡,当然要选择手。

    ****

    画室

    从贺以琛回国,接手贺氏集团后。他重拾画笔,但却再没画过他曾经最擅长的人物画。

    “你再等等我。”

    贺东海看着自己二十多年前画的人物画,画中的人物栩栩如生。年轻的面容,灿烂的笑容,如同还在眼前。只是,她不在了。

    “再等等我。”

    手,摩挲过画中的脸,眼眶湿润了。他在知道她死在一场大火里的时候,他想过要和她一起做一对鸳鸯,可是……

    他不能……

    再等他,只要再等等就好。

    沉在过往里,贺东海俊脸上写满了痛楚。他这辈子最对不住的人,是他一生都无法补偿的人。外面突然传来凌鸢的声音,贺东海一脸悲痛的表情瞬间敛去。把手中的画收起,然后起身,拉开了门。

    “做自己的事。”

    贺东海面对任何事情都是平静的,看着找上门的凌鸢。凌鸢是什么人,即使贺东海装的再平静,但是他眼底的红丝还是尽收她眼底,他又在这里想那个死了二十多年的践人。不管她做多少,他都不会看她一眼。

    年轻的时候,她努力着。想方设法的讨好他,只是,即便是她脱.光了站在他的面前,他却是无动于衷,连最基本的夫妻生活都不愿意。

    她要求他和她同房,让他履行做丈夫的责任,他当时很平静的看着她,如果想要,可以去找男人,他不会介意,相信她会处理的很好,不会让任何媒体发现。

    他当时看着她,说的那样平静。她用过很多方法,灌醉他。赤着身子在他面,她凌鸢一生都高傲,面对这个她第一眼就爱上的男人,用尽了手段得到了。可是,却赔上了自己的一生。从不会承认自己输的凌鸢,输给了一个践人。

    她最后逼的没有办法,只能再次给他下.药,他终于抱住了她,热情的吻她。可是,在他进.入她身体的时候,她清楚的听到他口中叫着那个践人的名字。

    一晃已是二十多年,她凌鸢得到了她这辈子最爱的男人,也是唯一的一个男人。即使他待她真的连个陌生人都不如,即使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她看到他,还是忍不住心潮悸动。这一爱,就是爱了这么多年。

    她曾想过要报复,真去找男人。可是,每当她和其他男人独处在一个空间的时候,想的还是贺东海。如果她真的找了,贺东海真的不会再看她一眼了。

    年轻的时候,再渴望,还是忍了。只是,她付出的再多,委屈了再多,他都没有正眼看过她一眼。

    贺东海连正眼都没给凌鸢,直接走出去。坐进凌鸢的车里,凌鸢很快就跟着走出来。后车座,贺东海在凌鸢坐进来的时候,冷淡的说道:“什么事?”

    看着贺东海冷漠的脸,不是没有努力过。而是不管她怎样努力,都无法让贺东海正眼看她。

    “琛儿的婚事。”

    ****

    医院

    “阿姨,医生说宝宝很健康。”

    叶海瑶看着顾凤鸣不冷不热的脸,她心底非常清楚,想要攻下慕言哥的心,顾凤鸣是关键。有婆婆可以切断夫妻关系,如同慕言哥和叶予溪,但是同样的,如果她能够让顾凤鸣完全站在她这边,对攻下慕言哥的心,事半功倍。

    “嗯。”

    顾凤鸣对叶海瑶的态度,不冷不热。见她笑的一脸乖巧,并没有给予多少注意力。

    “送少奶奶回去。”

    对司机吩咐着,一句少奶奶成功让叶海瑶轻飘飘起来。她注意能和慕言哥在一起,那是因为她深得顾凤鸣的心。

    “阿姨,你还有事吗?要不要我陪你。”

    “不用。”

    声音倒不冷漠,可是眼神却让叶海瑶后面想拍马屁示好的话,默默的咽了下去,乖乖的跟着司机离开。

    在叶海瑶离开后,顾凤鸣直接走向医生的办公室。

    “萧夫人。”

    医生在看到顾凤鸣的时候,立刻起身。门已经关上,顾凤鸣走过去坐下。医生也跟着坐下,没浪费时间,顾凤鸣直接开口:“郝医生……”

    ****

    “开车慢点。”

    叶予溪双臂到现在还有些酸,下午活动了太久。贺以琛明显就在和她大姨妈置气,怎么也不好。她忙的浑身都是汗,手臂都出力出的酸的没力气了。

    她也恼了,耍脾气要抽手。被他的大手扣住,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说了句难受。

    两个字,带着幽怨,叶予溪的心没出息的软了。

    于是又努力了许久,最后他才靠在她的肩膀喘着粗气,她一手热。

  &nbs

第101章 :(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