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087章 :月票加更(380+)  天价弃妻,总裁别太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霍东霆一惊,手上一松,迅速的转身,看向身后……)

    简爱慢慢蹲下,把散在袋子外的日用品,装回袋子里。刚装好,手就被扣住。

    “宝贝。”

    简爱头一直低着,被扣在他大手里的手一点点抽出来。在简爱手抽出他的大手那一刻,霍东霆心咯噔了一下。

    “你好,我是简爱,东东的未婚妻。”

    简爱提起袋子,却被霍东霆拉住。简爱松了手,把手中的袋子让霍东霆拿着。腰上,多了一只大手,宣誓的扣着。简爱身体僵了一下,却未扯开,抬起头的时候脸上笑容甜甜的落落大方的走过去和袁艾菲打着招呼。没有歇斯底里,也没有一点脾气。客气的招呼着,那表情,那笑容,就像刚刚什么也没看到一样,没听到一样。

    越是这样,霍东霆的心也就越是慌。这是和简爱在一起,他第一次觉得心慌。

    “东东,怎么不请你朋友进屋坐?”

    先是问霍东霆,但是目光根本就没有看向他的眼睛,只是扫过又转回袁艾菲:“不好意思,我都没听东东提过你,所以不知道怎么称呼?进来坐。”

    “不用了,我还有事。”

    袁艾菲一没想到简爱竟然会若无其事,二是没有想到,霍东霆真会紧张简爱的感受。在感觉到霍东霆的目光里的冷意时,有些后悔自己刚刚的冲动。找上门来已经是冲动,戳破了这层窗户纸更是冲动。

    表情淡定,转身眼底却是掩藏不住的慌。她好像,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

    简爱关上门的同时,嘴角的笑容也立刻隐去。大力扯开扣在自己腰上的手,伸手一推。

    “宝贝。”

    霍东霆在简爱脸色沉下来的时候就已经反应迅速的伸手抱住她,抵在门上牢牢的锁在怀里。

    “霍东霆,你放开我。”

    简爱被霍东霆搂进怀里,面对面,他身上沾上了刚刚那个女人的香水味。刺的简爱,心一阵阵的揪疼着。憋着的怒火,爆发出来。

    “宝贝,听我解释。”

    霍东霆搂的更紧,他从来没想过会让简爱知道这些事情。在他的眼底,简爱很单纯,从来不曾怀疑过他。也不曾知道,他并如她想象中的那样好。

    “解释什么?你和她没做过吗?你是要告诉我,一个女人跑到你家门口特意来污蔑抹黑你吗?霍东霆,我不是傻瓜!”

    简爱眼眶红了,眼泪却倔强的在眼眶里打转,没有落下来。手推不开霍东霆,就用脚踢,力道又重又狠。

    霍东霆看着失控的简爱,情绪失控的根本就没办法。暴躁的跟个野猫似的,下脚下手又重又狠,完全失了控。踢在他腿上的力道,可见她生气的程度。

    让她安静下来,只有一个方式。

    双腿压住乱踢的简爱,低头,直接吻住她。简爱被霍东霆吻住,非但没有安静下来,反而情绪更激动了。但是,霍东霆用了力道压住她,又是极具有技巧的勾挑她。

    两个人太熟悉彼此的身体,加上简爱在霍东霆面前,根本就没有保留过。霍东霆清楚她身上每一处敏.感点,双手轻松的就点燃了她身上的火焰。

    抗拒的挣扎,最后被霍东霆吻的双腿虚软,再没有力气挣扎。

    热情,从门边开始点燃。抬高简爱的腿,挂上自己的手臂,霍东霆轻松的攻陷了简爱。

    蔓延的热情,从门上,转到沙发。一次,又一次。

    简爱无力再挣扎,身体从被动的接受,再到控制不住自己身体的渴望,去靠近。

    汗水淋漓的身体,亲密的贴在一起。身体得到了最大的满足,他依然给了她最大的快乐,依然热情的仿佛死在她身上都愿意。当滚烫冲过她的时候,情到深处,心悲凉。简爱眼眶里的泪,也跟着从眼眶里滚出来。

    身体的极致,心底第一次觉得这样空。以前,被霍东霆折磨的再累,心也不曾有过半分疲累,反而是快乐的。这是第一次,简爱在一场激烈的huan爱之后,心如此的累。

    为什么他犯了错误,要用上牀的方式解决。为什么用这种方式征服她,让她觉得更难过。

    “宝贝。”

    霍东霆在简爱终于安静下来后,埋在她颈间的俊脸抬起,在看到简爱眼角的泪水时,汗湿的俊脸微变。手,有些不敢置信的抚过她眼角的泪水。他,从来没见过简爱哭。

    简爱身体很累,躺在沙发上,激.情已经褪去,身体却还是没缓过神来。刚刚他要的又狠又急,又是连着要了自己两次。

    “和我在一起后,你和她……也一直保持着那种……关系是吗?”

    简爱情绪静了下来,在霍东霆擦她眼泪的时候没有避开,也没继续哭,而是直勾勾的看着霍东霆,说出来的话带着激.情后的沙哑和疲倦,很轻,却很重的撞在霍东霆的心口。

    霍东霆曾经觉得,他和其他女人只是单纯的rou.体关系与他和简爱不会有冲突。他以前并不觉得这样有错,他疼简爱,chong她,除了爱,她想要什么他都能给她。她想要一个家,他也会给她。

    但是,此时,当简爱用湿辘辘的眼神看着他,问他的时候,理有些不直,气有些不壮了。

    “不是。”

    当霍东霆否定的时候,有一瞬间,霍东霆看到了简爱眼底闪过一抹光亮,但是几秒就熄灭。

    “你不信我?”

    霍东霆看着简爱,眼底一点慌都没有,那么坦诚的看着她,让简爱恍惚觉得,他是真的没有撒谎,刚刚在门外听到的一切都只是她误会了……

    “你爱我吗?”

    都说男人在牀上说的话不可信,他对她除了那一晚喝多了,做到激烈的时候,他在她耳边说出了那三个字。也是那三个字,让她把最后的底线都卸下,毫无防备之力的把自己的心给交了出去。曾经她最不屑于那些不停追问男人爱不爱自己的女人,也不屑分手后要问爱没爱过的女人,事不关已,才会那样清醒。当局者,永远情感主宰一切。

    “问的什么傻话。”

    修长的食指勾过她小巧的鼻尖,一脸的*溺,那眼神就像是她问了什么傻话一样。

    她的心却一点点沉下去,很是冷。他避而不答,是因为不爱。

    他心潮波动,那句当然爱说不出口,刚刚撒了一个谎,再看她真挚的眼眸,另一个谎言,却说不出口。

    “相信我,别胡思乱想,宝贝,有你我怎么还会有心思去找其他女人。乖,抱你去洗澡。”

    低头,在她额上亲了亲,视若珍宝。如同以前两个人做完后,她累的不想动的时候,不管是他主动,还是她缠着他。当霍东霆抱起简爱往浴室走的时候,简爱窝在他的怀里。他的身上,除了汗水味只剩下她身上的香味,可是,已经渗入心口的那抹香味,却像是腾蔓收紧,缠的她窒息。

    ****

    安居苑

    门外,门铃一直在响着。叶予溪睡的正香,被门铃声吵醒。从御园回来后,叶予溪洗了澡就躺进被窝里睡了,即使努力不去想,此时贺以琛和裴雨柔是在做什么,无限放大的思维,会扰乱她的心。他与自己无关,和谁上牀,和谁在一起也和她无关。

    和他又做了,只是还债。说服了自己很久,这才浑浑沌沌的睡着。睡着了,就不用再去想一些不想去想的事情。睡觉又被吵醒,叶予溪脸色并不好。以为是贺以琛,直接没想搭理,闭上眼睛准备继续睡。

    门铃声,还是在响,隐隐的听到简爱的声音。

    简爱。

    叶予溪混沌的大脑突然惊醒,闭上的双眼突然睁开。大脑清醒后,简爱的声音听的真切了。迅速的掀开被子下牀,往外冲。开了客厅的灯,冲到门边。

    解了反锁,拉开门。

    简爱站在外面,看到终于开门的叶予溪,嘴角轻轻的扯了扯。

    “叶子。”

    ****

    简爱进了叶予溪家,还调侃了一句:“你家里没藏男人吧。”

    在看到叶予溪瞪她的时候,又牵强的扯了扯唇角说道:“那你今晚收留我吧,我好困,想睡觉。”

    说完,就自顾的往叶予溪的房间走。脱了外套,倒在牀上闭上双眼。叶予溪从看到简爱出现在自己门口开始,就已经够震惊的了。自从她和霍东霆两个人谈恋爱*后,晚上的时间除了霍东霆,其他人不可能占有。

    简爱从她开了门开始,就一直在笑,可是笑容,那样牵强。简爱的座右铭就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笑一笑,什么烦恼都没有了。可是,现在她连笑都有些牵强。

    叶予溪什么话也没说,跟在简爱后面,关了客厅灯,跟着关上卧室的门,看着简爱已经窝进了她的牀里,自己也掀开被子躺了上去。

    灯关上过了好一会儿,安静的房间里简爱轻轻的咬住唇瓣。简爱在黑暗里突然开口。哽咽的声音闷闷的,在开口的那一刻,一直隐忍的眼泪也跟着涌出眼眶。

    “叶子,我好难过。”

    叶予溪伸手抱住简爱,简爱贴了过来。眼泪,在黑暗里越涌越多。

    在皇鼎龙庭,她什么也没说和往常一样让霍东霆帮她洗了澡,抱进了卧室。他把安静的她搂在怀里,很快就睡着了。她靠在他的怀里,听着她的心跳,却是很久都没有睡着。脑中挥之不去的是那个女人的话,以及那个女人身上刺鼻的香水味。

    她知道,在霍东霆的眼底,她一根筋,凡事都不会多想,对他很信任。霍东霆不知道的是,简爱之所以信任霍东霆是因为自己的父母因为对彼此不信任,本来没有的事情,变成了有的。最后妈妈外面真的有了人,跟别人真的私奔了,丢下了他和爸爸。

    爸爸因此染上了赌瘾,只要输了就会喝酒,喝多了就打她。打了她后又抱着她哭,说有多爱她的妈妈。可是后来,他还是娶了另一个女人。从他娶了另一个人后,她就住了校,极少回家。

    遇见霍东霆,他给了她想要的疼爱,想要的温暖。他告诉她,他会娶她。他告诉她,他会疼她。他告诉她,只要她不离开他,他会一辈子对她好。一辈子,真是一个太美丽的承诺。

    她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一个温馨的家。她不想再回到那个自从多了一个女人,又多了一个弟弟后,不再是家的家。他们是一家三口,而她,只不过是一个外人罢了。

    她不想怀疑霍东霆,他说的,她愿意相信,拿自己的一生赌上。她一直以为她赌赢了,因为东东真的太好。好到,让她挑不出毛病。但是,她真的没有想到……

    所有的美好,都只是一个假相。都说,男人没有一辈子不*的,区别只在于你知道还是不知道。她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就在想,如果她的男人偷吃被她知道了,她一定会切了他的命根子,让他做太监,让他这辈子都没得东西硬起来,看他再怎么偷吃,自己再潇洒的离开。

    当时说这话的时候,多么的潇洒。那样的洒脱,是没有爱。现在的难过和无力,是因为爱了。

    简爱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是哭着睡着的,认识简爱五年了,这是第一次,她看到没心没肺的简爱哭。

    ****

    第二天一早,叶予溪醒来时,简爱已经不在房间里。叶予溪看着放在牀边的手机,拿起手机起身到外面找了一圈,没找到简爱。正在这时,外面的门铃响了,叶予溪以为是简爱,过去直接打开了门,在看到是霍东霆的时候,想再关上门,却被霍东霆一手格开。如同贺以琛一样,霸道的厉害,直接不经允许就已经进来。

    今早醒来发现简爱不在,霍东霆以为她出去买早餐了。简爱不会做饭,平时上班的时候,都是一起去外面吃早餐。周末,都是简爱去买早餐回来,再叫他起牀。

    如果是平时,霍东霆一定会等简爱回来。但是,在昨天发生了那件事情后,霍东霆立刻拿手机打简爱的电话,拿起手机这才看到了她给他发的短信,是凌晨一点发的短信。看到短信内容时,霍东霆换了衣服,立刻出了门,开车来到安居苑。

    只知道叶予溪住在安居苑,并不知道她住在哪一栋,来的路上给贺以琛打了电话,知道住在几栋几零几立刻直接到了门口按门铃。

    “简爱呢

第087章 :月票加更(380+)(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