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082章 :求月票求月票  天价弃妻,总裁别太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东东,你在想什么?)

    简爱缓过气来,慵懒的动了动自己酸疼的身子,找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继续猫在他的怀里。刚激烈运动完一身汗湿,有些难受,感觉很不舒服,很想清理一下自己。可是刚刚东东要的太猛了,两腿间还很痛,窝在霍东霆的怀里,简爱一点也不想动。

    准备撒娇让霍东霆帮自己洗澡……

    掀开眼帘才发现霍东霆正在走神,伸手戳了戳霍东霆的胸口,噘着嘴,还没有过两个人做完,他走神成这样子的。

    “弹药足吗?”

    霍东霆被简爱抓住走神,深眸转向简爱,淡定的吐了一口烟圈,手圈紧简爱。灭了手上的烟,把简爱往上提了一些让两个人面对面,简爱就成跨坐在他身上了,两个人又亲密的贴在一起了……

    “……”

    简爱闹了个大红脸,在叶予溪面前开玩笑,在电话里开玩笑。但是,和霍东霆面对面,看着他眼底的邪魅,再听他说这句话,简爱还是害羞了……

    再没节/操,她也还是个女人。

    “谁和你研究这个啊!”

    “不是说回来检查吗?宝贝,检查结果反馈一下!”

    霍东霆轻松的转移话题,简爱不爱复杂的想问题,对他又绝对信任。只是简单的逗弄,简爱已经跟着他的引导,立刻忘记了刚刚他做完走神的事情……

    “霍东霆!”

    简爱羞恼的嗷嗷叫,本来还想撒娇让霍东霆帮自己洗澡的。但是,看着他的眼睛,没节.操的简爱也没办法正视了。滑溜的想从他的身上坐起来,自己去浴室。从他身上滑下去,双脚踩地时腿有些软,刚双腿被他扯的太开,腿根部都还在酸疼。简爱哎呦了一声,身体向前颤了一下,差点跌倒。霍东霆直接双臂一伸,把她捞回怀里。

    简爱再次躺到他的胸口,翻身坐起,轻松的把简爱打横抱起,直接往浴室里走。

    一开始洗澡还挺正常的,简爱被他搂着靠在他怀里,舒服的享受着他的大手帮她清洗全身上下。正享受的时候,简爱察觉到霍东霆的大手方向性不太对。

    “那里我自己洗。”

    “我可以代劳。”

    “洗好了吗?”

    “洗干净点。”

    “你已经洗很久了。”

    “嗯,湿了。”

    “……”

    简爱无语的时候,身体整个腾空,双腿已经自然性的在腾空的时候圈上了他的腰。承受他,完全不用费力。

    从一开始的假意哼唧不想要,再到哼唧着重点,轻点,再重点……

    等两个人真洗完澡出来,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了。简爱彻底软了,被霍东霆用浴巾包着抱出来回到卧室。简爱闭着眼睛爱娇的在霍东霆躺过来的时候,卷到他的怀里,找到舒服的位置,浅浅的呼吸声,没一会儿便睡着。

    霍东霆卖力了两次,精神劲却还是十足。怀里,简爱已经睡着。睡着的简爱,手圈在他的腰上,脸贴在他的胸口。嘴角微微的勾起,正在美梦里。

    爱她吗?

    他从未想过要爱她。

    他似乎已经认定了自己爱着谁,便未想过要爱上怀里这个女人。

    他的世界太复杂,她的世界相较于他简单了太多。他喜欢看她没心没肺的对他笑,他喜欢她的安份,不多问,不多疑,他说什么,她便信什么。

    他喜欢她总是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她,而不像她,看他的眼神里有着傲气如同女王。她崇拜的是他这个人,而不是他的家世。曾一时的冲动收藏她的笑容,却渐渐的沉溺在她的笑容里。

    任何烦恼看到她没心没肺的扑到他的怀里,甜甜的叫他东东的时候,好像任何烦恼都不再是烦恼。

    她,很适合他。和她在一起舒服,这就够了。

    把怀里的简爱揽的更紧一些,闭上双眼。骚动着的心,渐渐的静的了下来。

    ****

    “叶总监,你当心脚下。”

    叶予溪戴着安全帽,监督着工程的进度。叶予溪事事上心,并不介意这里的脏乱和各种味道的混合。正在装修的工人,正在吃叶予溪带过来的糕点。

    叶予溪在楼梯口处看着。

    “贺总,这边请,现在进度比预期中快了许多,这里按要求已经更改,您看看。”

    叶予溪在听到是贺以琛过来后,站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是应该找一间先进去避一下,还是打个招呼如同她想要的只有工作上的交涉。避开,好像太刻意。

    只是短暂的思考,贺以琛已经随着一群人走过来。走在最前面的男人在看到叶予溪的时候,立刻礼貌的叫道:“叶总监,你也在啊。”

    “贺总。”

    叶予溪再想避开已经避不开,在贺以琛和一群人一起出现的时候,迈步上前,和贺以琛打了个招呼。

    “叶总监。”

    贺以琛淡淡的开口,目光只是在她的脸上停了一秒,就已经转移开。杰森站在一边,看了一眼叶予溪,也是一眼就移开了目光。并不知道叶予溪和贺以琛之间的微妙关系,见到叶予溪只带了两个人,于是便开口叫叶予溪一起,中午正好一起吃饭。

    叶予溪没有理由拒绝,于是贺以琛走在最前面,叶予溪隔了几个人跟在一群人中间。

    从那天在安居苑,他站在浴室门口问她,是继续还是两清。她回答两清他离开后,贺以琛真的没再出现在她的面前。

    “叶总监,小心。”

    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叶予溪恍神状态还未回过神来,只觉得自己身体被人用力一推,向前扑去。身后,轰的一声,一阵灰尘卷起。视线都朦胧了,耳边听着很多人的声音,他们都在叫两个字。

    “贺总。”

    叶予溪整个扑在地上,膝盖直接着地,疼痛从上面袭来。感觉不到疼,耳里只嗡嗡的回荡着身后叫贺总的声音。

    “叶总监,你没事吧。”

    有人过来扶起了叶予溪,叶予溪有些懵的站在原地,看着杰森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他们的包围中心里的人是--贺以琛。

    刚刚,推开她的人是贺以琛。被倒下来的架子砸到的人是贺以琛,不远处刚刚她站的位置上有一滩血,猩红的血液像是血盆大口一样,把她吞噬。

    脑是一片空白的,在那一刻什么都想不到,只是呆呆的盯着那滩血。耳边不知道有人在说什么,脑子里只有为什么……

    他,为什么要推开她。那几乎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可,为什么?

    ****

    医院

    叶予溪只是膝盖跌破了皮,在贺以琛被送进医院后,她也跟着来到医院。

    贺以琛的情况被封锁了消息,拒绝所有人靠近,没多久,贺以琛就被推了出来,送到了十楼。重重的隔离,连贺以琛的人影都没看到,他就被推到了十楼。

    一行人在去十楼前都被挡在外面,杰森已经安排让人把随行的人都安排离开,人群很快就已经疏散。叶予溪看着杰森准备过去,却被安排的保镖拦住。

    “特助,贺总他,严重吗?”

    叶予溪叫住了杰森,杰森站在原地只是停下脚步,转头看了一眼叶予溪。

    “贺总让你立刻离开这里。”

    说完后,对保镖使了一个眼神,叶予溪被其实两名保镖在杰森的示意下,‘请’叶予溪离开。

    叶予溪刚离开,杰森便听到后面有脚步声。转头,看着凌鸢踩着高根鞋迈步走过来,脸色极冷。一边走,一边打着电话。

    杰森叫了一声夫人后,就站在一边。凌鸢看了一眼杰森,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停下脚步。

    “让贺东海接电话。”

    凌鸢站在贺以琛的病房外,盛气凌人的开口。秘书拿着手机,站在贺以琛海的办公室外,看着正在办公室里办公的贺东海。

    “老板,夫人的电话。”

    最终,助理还是去敲了最里面的那扇门,站在外面等待着。

    里面,并没有反应。

    助理站在外面,耳边响着凌鸢气势凛人的话。在等了几秒没有回应的时候,又敲了敲门。

    “老板,夫人说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不敢直接打开门进去,助理站在外面一直等着。手刚准备抬起继续敲的时候,那扇门终于拉开。贺东海五十多岁,岁月却是极厚待他,并未在他的脸上留下多少岁月的痕迹。

    助理看着自己的老板,老板一向洁身自好,虽然自身条件极好。和夫人之间也并未有多亲密,但是他除了画画还是画画,从来都没有花花肠子。如果他想,助理想自己的老板一定是个最受还迎的大叔。现在,萝莉们最萌的就是大叔了。

    贺东海面色平静,但是眉宇间还是打了一道褶皱,只因自己画面被扰,有丝不悦。伸手接过电话,迈步走出去,一手关上门,把门内的一切都与外界隔绝开来。不在里面接电话,似乎和凌鸢说电话,单纯这样也是对画室的玷污,很冷淡的开口说道:“什么事?”

    “贺东海,舍得接电话了?”

    凌鸢在贺东海开口的时候,已经冷讽起来。两个人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好好说过话了,她开口就是冷讽,他始终不疼不痒的态度,她发火,他冷静。她讽刺,他还是冷静。她让人过来把画室的东西砸了,他还是冷静。唯一让他发脾气的是一年前,凌鸢在他又是半个月没回家,呆在画室后来到这里,强硬的闯进他私人空间,试图砸了里面的东西。

    那一次,他动了怒。凌鸢至此之后,再不敢拿他的画室出气。他和凌鸢之间,唯一的底线就是他的私人小天地,除此之外,她做什么,他都无动于衷……

    “没事挂了。”

    贺东海对于凌鸢的盛气凌人丝毫不放在心上,两个人已经冷处理这些年了,贺东海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方式。她再难听的话都讽刺过他,优雅如她,却有时候被逼急了,说出来的话可一点也不优雅,只是,贺东海不在乎。

    “贺东海,你什么态度,你以为我想给你打电话吗?要不你儿子现在躺在医院,我才懒得给你打电话。能不能麻烦劳你这个大忙人挪一下尊步到医院来看一下儿子!”

    挂了电话,凌鸢修剪整齐的指甲用力的扣紧,过了好一会儿才把自己的情绪压下。

    迈步走向不远处的杰森,冷声说道:“封锁消息,没有我的允许,不许任何人踏足这里。还有,这样的情况,我不允许再有下一次。”

    “是,夫人。”

    杰森站在原地,看着凌鸢在命令完后,踩着高傲的步子往贺以琛的病房走去。他在贺以琛送去医院后,立刻按贺以琛的吩咐让所有人把贺总是因为救叶予溪而受伤的事情压下。

    ****

    贺东海站在原地,凌鸢已经挂了电话,贺东海缓了几秒这才把目光转向助理平静的说道:“我出去一下。”

    助理应允后,看着贺东海只是脱了外面的外罩衣,未再收拾就迈着平静的步子离开。就好像刚刚他在几秒前的情绪失控,从未有过。

    上了车,贺东海的车速并不如他面部表情一样,而是明显加了速。扣在方向盘上的十指,扣的紧紧的。一路前行,当车停在停车场的时候,贺东海下了车。消息早就被凌鸢封锁,医院外早就有凌鸢安排的人守着。她的手段,一向是强势,处理事情更是一个字,绝。

    贺东海这些年,已经几乎没有多少情绪反应。曾经再激烈的情绪都已经压下,已经不能挽回的事情,不再提及,压至心底。习惯性的隐藏情绪,只是面对凌鸢,他再也无法给予一个正眼,和她之间的关系是冰点,他一个月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

    下车后,所有的情绪都隐藏。只是,当贺东海往医院里走的时候,余光在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时,一向没有什么情绪表露的他突然变了脸色,有些失控的往前跑去。追到转角处,前面哪里有他熟悉的身影,贺东海站在原地,看着路的尽头呆呆的愣神。

    站了几秒,贺东海情绪很快已经收敛,迈步往回走。只是,表情再镇定,内心却是不平静。刚刚他好像看到了她,那个二十多年前已经死了的女人。无波无动的脸没有泄露他起伏有些激烈的情绪,但是垂放在两侧的双手,拳头握成了团。

    早就已经死了的人怎么可能会再出现,他,又出现幻觉了。

    贺东海的身影消失后,从刚刚贺东海看的方向一个角落,走出来一个人。手中提着保温筒,眼眶通红的看着贺东海离开的方向。唇瓣抿的紧紧的,在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眼底有着浓不见底的感情,却是没有勇气踏上前一步。握着保温筒的手,那样紧。努力的克制,压抑。

    ****

    四楼,病房

    沐莹眼眶红红的,坐在病牀边,看着躺在病牀上的大宝贝。穿着婴儿病服,手上打着点滴。脸因为高烧红扑扑的,乖乖的睡着。
第082章 :求月票求月票(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