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070章 :我想  天价弃妻,总裁别太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贺以琛并未多逗留,丢下让她心慌发颤的话后就离开了包厢。在包厢坐了好一会儿,直到经理打电话给她,问她在哪里?合约已经签了,李明回到包厢,很爽快的就签了合约。连饭都未继续吃,说有急事要离开。饭局,提早结束。

    叶予溪坐在计程车里,回安居苑。摇下的车窗,晚风拂面。心,却始终未平静。

    车,停在了安居苑外并未开进去。下了车,叶予溪刚准备往里走,突然从一边阴影处走出来一道身影。

    “小溪。”

    萧慕言从暗处走出来,路灯下,依然难掩一脸的病色。不知道在外面等了多久,几步迎上来握住了她的手。他的手,在快入夏的夜晚,还冰的彻骨。扣紧的手,不忍心甩开。

    “先上楼。”

    叶予溪任萧慕言牵着她的手,一起走进小区进了她的家,让萧慕言坐在沙发上,叶予溪转身进厨房给萧慕言泡了一杯牛奶,温度适中的递给萧慕言。

    “喝杯牛奶,暖暖。”

    萧慕言看着叶予溪平静的表情,几秒后伸手接过捧在手中。他并不爱喝牛奶,可因睡眠质量并不好,在婚后的两年多里,有时他夜深人静回家的时候,洗澡出来后,牀头都会放着一杯温度刚好的牛奶。渐渐,也成了习惯。

    此时手中捧着牛奶,温暖从双手中传至全身,血液,却还是冷冰冰的。

    一时间,两人都没说话。直到萧慕言喝完了一整杯牛奶,身体才暖了许多。因为刚能下牀他就来了安居苑等叶予溪,因为知道顾凤鸣在知道自己不见后,一定会让人来这里找他。所以,他一直坐在一辆计程车里,就停在安居苑门外,一直等待着。

    在看到叶予溪坐计程车回来,这才推开车门下车……

    “我给妈打电话,让她派人来接你回医院。”

    叶予溪打破了沉默,他现在这个模样,根本就不能下病牀。刚刚在楼下,也不好拉拉扯扯怕他情绪过于激动。在看到他把牛奶喝了后,叶予溪拿过一边的手机,准备拔电话。

    萧慕言一手扣住叶予溪的手,紧紧的。叶予溪手僵住,没看萧慕言。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那个号码没用了。”

    叶予溪顿了几秒开口。

    萧慕言心口一紧,手上的力道更紧了几许,眼底的痛楚再也遮掩不住。叶予溪的意思,他再明白不过了。

    “慕言,回医院好好休养,有什么事情等你好了,我们再说。”

    终是,不知道如何面对萧慕言,连看着他的眼睛说话都有些困难。

    “说什么?离婚吗?”

    萧慕言情绪激动了起来,扯动了胸腔有些痛苦。脸色,也开始变得差了。本来就没有什么血色的脸,此时看起来更糟糕了。

    叶予溪放在膝盖上的手,紧了紧。只觉得嘴里更苦了,眼眶涩的厉害。

    “阿言,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叶予溪低着头,声音极轻极轻,如同在呢喃。

    被萧慕言扣住的手,越来越紧。他眼底的痛楚,越积越深。这次的回不去,充满了心酸和痛。在知道了生日的真相后,在知道慕言隐瞒背后的爱后,在慕言和海瑶上牀后,在她也和贺以琛上牀后,在她还不能确定是否能摆脱贺以琛的情形下,未来,太未知……

    唯一知道的他们之间,越来越远。即便心中还有爱,他们也回不去了。只能在命运的齿轮里,离的越来越远。

    “小溪。”

    萧慕言伸手抱住叶予溪,紧紧的。舍不得放手,真的舍不得放手。如果舍得,生日那天在知道小溪和陌生人过了一晚后,他不会装作是自己而欺瞒住小溪。就是知道,如果小溪知道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一个陌生人,小溪的性格,一定会和自己分手。她不会带着不干净的身子嫁给他,嫁给自己爱的人。

    所以,为了不失去,他瞒了下来。

    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来让自己接受,消化。最后,他和小溪领了证,可是那天小溪告诉他,她怀孕了。那一晚,他在连名字都不记得的嫩模的家里,喝的酩酊大醉,都说酒能解千愁,可是,却是越来越愁。第二天,各大娱乐版头条都爆出他夜宿在嫩模家,回到家里看到小溪等了自己一晚,憔悴的模样让他莫名的心底舒服了许多……

    他们是相爱的,所以,他痛,她也应该一起痛。

    他唯一想到的解决办法就是让小溪去拿掉那个孩子,想要粉饰太平的把那一晚的事情全都抹掉,可是,却被奶奶拦了下来。

    之后,每次看到小溪温柔的抚着小腹的时候,他就不受控制的想到那一晚,想到那一晚小溪不知道是在谁的怀里,想着小溪生日的第二天带着一身属于别的男人的痕迹靠在自己怀里娇羞的模样。想到,雪白的牀单上那块血迹。一幕幕都在眼前,刺的他情绪再次失控。根本就无法面对小溪,不见想念,见了就受折磨。如此一天又一天……他只能找各种女人,试图找到新婚那晚时的舒服……

    直到奶奶去世后,妈直接把那个他从没正眼看过的孩子扔了。他知道后立刻想找回来,可是却在听到顾凤鸣的话后,止住了脚步。的确,那个孩子的存在是他心中的一根刺,只要不在眼前,他就不会那样痛苦了。

    并不是伤害了孩子的性命,当时妈保证是亲眼看到别人抱走了孩子,这才离开了的。他以为,没有了孩子,他和小溪真的可以回到最初,好好的过日子,他当时有想过,如果还是不可以,他会试着看心理医生,他以为,自己心底的扭曲只是因为那个孩子……

    只是……

    没有想到,小溪的反弹会那么大,直接搬离了碧湖云溪,态度那样坚决的要离婚。他才开始慌了,想尽办法想要让她回到他的身边。

    他也越做越错,越是想要让小溪回到自己身边,越是把她推的越来越远。直到,把她推到了贺以琛的牀……

    “你和贺以琛……”

    萧慕言声音哑了,心底的痛比身体上的痛要痛上许多许多。双臂环紧叶予溪纤细的身子,紧的想要永远抱在怀里不松开。

    后面的话,再也问不出口。有些事情,明知道已经发生了,却还是想要存留一丝希望。

    叶予溪痛的闭上双眼,手,扣在膝盖上更紧了。

    “阿言,对不起。”

    眼泪,终是没有忍住,从眼眶涌出湿了萧慕言的衣衫。

    这句对不起,她想和他说。

    一句对不起,击的萧慕言痛彻心扉。心口硬生生的被划开一个大口子,咕咕的流着鲜血。除了收紧双臂的力道,除了把自己深爱的女人抱进怀里,他连责怪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隐瞒是因为爱她,也是隐瞒导致谎言越来越多,也把她推的越来越远,是他一步步把叶予溪推到了贺以琛的身边……

    小溪说,他们回不去了。

    那一晚,当他倒在贺以琛楼下看着小溪被贺以琛锁在双臂里亲吻的时候,他就知道两个人回不去了。当小溪踏出最后一步的时候,他们之间就再也不能回头了。只是,他这样爱她,放手,他怎么舍得。

    叶予溪感觉到萧慕言双臂越收越紧,勒的她生生的疼,双手掐的她骨头都快碎裂了,可却只是沉默的靠在他的肩上,默默的流泪未说一句痛。

    她知道,阿言此时,究竟有多痛。就如,她此刻心底的悲伤一样。

    ****

    h市第一人民医院,十楼病房

    “萧慕言,你到底想怎么样?”

    顾凤鸣从公司赶到医院,在听到看护说,萧慕言还是不愿意吃东西后,又心疼又气,忍不住大声。昨天从叶予溪家回来后,他就一直没和她说话。顾凤鸣知道,萧慕言还是在怨她把当年的事情告诉了叶予溪,可是,她不都是为了他好吗?

    “慕言,吃点东西好吗?你别这样,妈心疼。”
第070章 :我想(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